天主教图书中心-天主教在线欢迎您,您可以选择[登录]或者[注册新用户]!
  
文章搜索
  • 条  件:
  • 关键字:
  •         
沉默 [管理]  [举报
类    别:其他类型 作    者:[日]远藤周作 管 理 员:dadelan 全文长度:114765字
最后更新:2012-06-05 文章状态:已完成 授权级别:驻站作品 首发状态:他站首发
总点击数:3665 本月点击:13 本周点击:4 收 藏 数:3
总推荐数:0 本月推荐:0 本周推荐:0  
最近章节: 后记

内容简介:
《沉默》的基本情节并不复杂。十七世纪初,德川幕府颁布禁教令,驱逐所有的天主教神职人员。少数神父仍然潜伏在日本,于是受到了迫害。这时,葡萄牙神父费雷拉弃教的消息传回了欧洲。费雷拉的三名学生无法想象恩师弃教的可能,于1638年从里斯本出发,远渡重洋来到日本,企图继续传教并探查真相。历尽千辛万苦之后,三人中的洛特里哥(承蒙在东京大学留学的王旭东赐教,他的原型是真实的历史人物Giuseppe Chiara)与卡尔倍终于偷渡到九州,并联系上了残存于乡村中的天主教徒。不久之后,传教士身份暴露,掩护他们的若干村民与卡尔倍神父相继殉教。狡诈的井上奉行对信徒用刑,以此胁迫最后的神父洛特里哥,还安排变节的费雷拉出面诱惑他。最终,洛特里哥无法忍受良心的折磨,不仅沦为“弃教的保罗”(第194、210页),还变成了效力于幕府禁教令的鹰犬,在屈辱和痛苦中度过了余生。
  真正使《沉默》成为信仰文学杰作的,不是基督徒在拷打下的弃教,而是远藤对一神教伦理困境的拷问。在译本篇幅不过十五万字的《沉默》中,天主(上帝)的“沉默”是重复回环的文眼,是推动故事走向高潮的主线。
  起初,虔诚的洛特里哥无法想象坚贞的费雷拉神父为何弃教,更无法想象不畏死亡的自己竟会沦为费雷拉第二。起初,就像所有的一神教信徒那样,神父对自己的使命满怀信心:“神所做的一切都是好的。”(第22页)但神学家远藤执意要严加拷问神父的神义论。尽管洛特里哥“不懂天主为什么把这种苦难加在信徒们身上”(第36页),但他还是将信徒的苦难视为天主安排的“试炼”,而“主所赐的一切都是好的”(第59页)。
  然而,在一步步升级的苦难面前,天文的“沉默”终将使一切借口无所遁形。毕竟,日本的信徒们已经忍受了二十余年的宗教迫害,“天主的沉默”令人感到可怕(第59-60页)。掩护神父的善良村民茂吉和一藏被处以“水磔”。“在海可怕的寂静背后”,洛特里哥感受到了“天主的沉默”、“天主的无动于衷”(第62-66页)。海浪无动于衷地吞噬了他们的身体,而“天主和海仍然沉默着,继续沉默着”——确实,“天主为何沉默,我不懂”(第74页)。被捕之后,神父一遍又一遍地祈求天主的保护,心潮无法平静:“主啊!你为何沉默呢?你为何一直沉默着呢?”(第102页)在被押往长崎的夜海小舟上,神父声音微弱地向它祈祷:为何听任信徒被驱逐,听任他们的村庄被烧毁,一直像这黑暗般“顽固地继续保持沉默”?(第106页)当信徒们在牢狱中念诵《主祷文》,唱和着“不要让我们陷入诱惑”,神父依然近乎绝望地等待着:“你一直都保持沉默,但你不可能一直沉默着!”他依然安慰着受苦的信徒:“主不会永远沉默。”(第116、118页)
  他亲眼目睹,独眼男子裘旺因拒绝践踏圣像而被处死,这时神的“沉默”终于令他“无法忍受”了(第133页)。他亲眼目睹,被捕的卡尔倍宁死不屈,与摩妮卡等三名信徒一道投海。这时天主依然沉默——“即使到了这地步还沉默着。”(第149-150页)他终于目睹,费雷拉神父因无法忍受对信徒的刑罚而弃教了,忍辱偷生地活着——直到此时,“你还沉默着,对这样的人生你还固执地保持沉默!”(第162页)按照井上奉行的毒计,只要神父不弃教,信徒们即使自愿弃教,仍要遭受“穴吊”之刑。当洛特里哥亲身重蹈费雷拉的苦路,听到受刑的信徒们为神父的坚贞而彻夜呻吟之时,他的忍耐终于崩溃了:“够了!够了!主啊,现在正是你应该打破沉默的时候了,已经不能沉默了。要证明你是正的,是善的,是爱的存在……就非说话不可了。”(第188页)
  使虔诚的神父一步步走向弃教的,不是肉体的苦难,不是死亡的恐惧,而恰恰就是天主那令人窒息的“沉默”。自从踏上东来的艰险路途,基督的形容相貌无数次地浮现在洛特里哥眼前,给予他无穷的信心和勇气。从孩提时代起,基督的面孔就是他的“一切梦和理想寄托所在”(第115页)。“在以小舟渡海时,在山中流浪时,在牢房的晚上”,神父始终想象着他的脸。他的面孔深深烙印在他的灵魂上,“变成这世界最美、最高贵的东西,活在我心中。”然而,面对着这种一成不变的“沉默”,他最终还是抬起了脚,践踏了那张早已被许多人的脚践踏过的圣像,践踏了他的面容(第191-192页)。
  全知全能的天主,惩恶扬善的天主,为何要允许这一切苦难发生?若不是相信独一的天主,天主的“沉默”又岂会如此扣人心弦?正如一边在暴力威胁下反复地背叛,一边终生苦苦依恋于神父的懦弱人吉次郎所抗辩的:“要不是生长在这遭受迫害的时代,不知有多少信徒根本不必弃教或舍弃生命,就可以一直信守着幸福的信仰呢。他们只是平凡的信徒。”(第85页)费雷拉的悲剧、洛特里哥的悲剧和吉次郎的悲剧,一切的悲剧都在向天主的“沉默”诉说。
    更令人着迷的问题是,洛特里哥是否真的憎恨神的“永远沉默”?在《沉默》正文的结尾(第212页),“弃教的神父”依然听取了弃教者吉次郎的告解,冒渎了专属于神职人员的圣事。无论如何,远藤的《沉默》是以弃教神父的心语来结束的:
  我即使背叛了他们,但绝不会背叛主。我用与以往不同的形式爱着那个人……在这个国家,我现在仍然是最后的天主教司祭。而,那个人并非沉默着。纵使那个人是沉默着,到今天为止,我的人生本身就在诉说着那个人。  



作品关键字:天主的沉默

[最新书评]    [精华书评]    [全部书评]
发表书评:
标题
内容
验证码  
 
版权所无,欢迎转载天主教在线 | 执行时间:0.057568秒